《人魚紀》是李維菁唯二的長篇小說,藉由雙人舞隱喻找尋人生伴侶,我們都在國標舞的雙人規則下,被社會制約了,「我們一生要的,就只是漂亮地走路,沒有別的。」這社會能讓女性漂亮的走路嗎?

總不能等到舞伴出現,才開始練舞吧

夏天遇到東尼後,開始有了想要當上舞者的慾望,不把國標舞當成下班後的社交運動,而是認真的練習每個舞步,回家也做拉筋、訓練核心的基本動作,她從原本的等待適合的舞伴,到主動去尋找舞伴,就是想有天能夠成為一名舞者,去比賽,當個業餘舞者也好;東尼是夏天的舞蹈老師,他也再追求一位舞伴,他想要參加舞者的最高榮譽比賽,對於即有天分的伙伴也替她支付學費,將比賽獎金給了她,他甚至想要娶舞伴當作伴侶,以後就可以一起去比賽,但不是每個人都想要將舞蹈視為自己的生命,他們兩位做足準備,等待適合自己的舞伴出現。

現實世界中,擠不進去兩人一組隊形的落單者,不管他有多麼寂寞,現實世界現在已經可以容得下隻身過活的人。但國標舞這個世界,入門規則就是兩人一組,你若不在兩人一組的隊內,就連進門都不能進,不被納入這世界。

《人魚紀》P018

閱讀到一半,我想為什麼他們無法一起比賽?努力練習對於舞蹈是不夠的,對於業餘比賽或許可以,東尼想要比的比賽等級,已經不是夏天努力就可以的,兩個人在舞蹈的位置不一樣,比賽是非常殘忍的,雙人舞為何需要大量的投入?兩人間的默契基本功都是需要時間培養,如果不對稱就會使舞蹈在其他人相較下失色,並不是自己努力就好的,而且舞伴的身高協調也是天生的了,只能尋找合適自己身高的,不能強求,在某層面上比挑選伴侶還難,伴侶可以有最萌身高差,但舞伴不行。

我們一生要的,就只是漂亮地走路,沒有別的。

夏天因腳受傷與東尼分道揚鑣,不久東尼過世,夏天一一回想這些跳舞的日子,原本想再次跳舞,但遇上無禮的老師,她不想讓人破壞對舞蹈的美好回憶,小說的最後她想起東尼教她倫巴的時候,「跳舞就是走路,跳舞就是順暢地走路,昂首走路。

昂首走路在這現實世界,似乎很難,《人魚紀》剛開始夏天就在尋找舞伴,到最後她沒有找到舞伴,也失去了東尼這位朋友,不知道她與那位會帶她去海邊的平凡人相處得如何?舞蹈的世界她沒有得到,現實的世界得到了陪伴,我不禁想,如果作者讓夏天都沒有得到呢?是過於淒涼的結局?或是她遇上了適合的舞伴?夏天圓滿了舞蹈世界?如果是我,我可能希望得到舞伴,在那個世界很快樂。

註記:李維菁《人魚紀》、丁威仁 《編年台北》、張啟疆 《祕密》詩集創作計劃榮獲第19屆台北文學獎最高榮譽文學年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