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馬戰鬼》獲得2020年度「最佳美術指導」和「玩家之聲」獎項,算是近年來不是系列作的新作品代表,在遊戲系統上可以看得出融合很多遊戲玩法,類似《刺客教條》,對我而言更像是《古墓奇兵》,因為重啟的《古墓奇兵》設定在日本小島上,因此在海邊峭壁,主角境井仁穿的武士甲胃,讓我回味。

  我就自己比較擅長的部分故事情節與畫面下去寫心得,以下無雷。

仁之道

  《對馬戰鬼》主角境井仁在小茂田戰役中存活下來,成為唯一存活下來的武士,他明白武士道是贏不了狡詐的蒙古人,因此開始學習各種戰法,這些戰法是武士所不齒的,他內心是充滿衝突與矛盾的,對於像父親般的舅舅,教導他戰鬥要直視對方雙眼,公平的對戰,然而他卻化身為刺客悄然暗殺蒙古兵,對馬島上的居民對於他的戰法也感到害怕,在遊戲中他一開始就決定目標,一直朝著驅逐蒙古人這個目標前進,對於島上的居民伸出援手,其實他的「武士道」中心沒有改變,為家園而戰,只是改變了戰術,若蒙古人一開始沒有殘忍對待挑戰的武士,或許這一切又會不一樣。

主線故事境井仁成長故事

  《對馬戰鬼》說穿了就是主角境井仁對於「選擇」,自我成長的故事,遊戲中會提到過去種種,武士道精神的志村認為這才是唯一正道,已經學會暗殺術的仁,偏離了正道,然而一開始的戰役就可以知道,武士幾乎沒有勝算,舅舅志村憑什麼認為武士可以打贏蒙古兵?或許他根本只是想留下「名聲」,自己以正道不屈於蒙古,而非主角心繫對馬島的居民,主線故事其實不算太長,但其中的支線故事是滿有趣的,配角的支線故事都建議完成,甚至是每次大戰前都可以和配角們講話,都可以和他們聊聊;我特別喜歡政子夫人的故事,很像是中國楊門女將,家族被滅,擔負著深仇大恨,她故事其實有點感傷,男丁上陣殺敵,兩位兒子屍首被吊在樹上,女眷卻被叛徒殺害,這個支線仁哥的對話選擇,都很難選,政子夫人講話超嗆的,沒有一句話好像可以安慰她或讓她比較好一些,往往我都想選沉默,然而這遊戲可惜的也是故事上,你完不完成支線他們都會來幫助你,每個對話只會有對話上差異,也不會有其他改變,我覺得如果已經寫了這些支線對話,讓它是有影響力的,遊玩度是否更好些?例如每個人都要完成他們的心願,才能得到幫助,或心願是有所衝突的,你只能政子夫人或石川師傅二擇一,選擇誰則會影響你的救援計畫,甚至部分支線救援任務可以多得到幫助。

日本風味濃厚的畫面呈現

  遊戲中的美術畫面真的堪稱一流,對於場景的刻畫非常美,畫面隨著天氣改變,日落黃昏的魔幻時刻、對鬥時的落葉紛飛,一定會讓喜歡風景的玩家沉醉其中,在武士甲胃與武士刀的呈現,細節設定都很棒,遊戲中也有多套服飾可以替換,至於刀具則是不同的風格呈現,沒有多樣的刀可以選,畢竟武士的刀是跟隨武士一生的,每個人都有專屬配刀,但是遊戲中以不同的攻擊武器可以替換,長弓、短弓、忍者用的苦無、煙霧彈都有,不過客製化的模組只有兵器,暗器類的沒有特別變化;遊戲中濺血的畫面也很有臨場感,擊殺敵人的畫面與決鬥畫面都很有電影風格,特別聘請劍術老師來捕捉動作是滿值得的,遊戲攻擊系統中的架式有四種變化,每一種殺敵動作都不馬虎,在遊戲放慢時,都像是在拍電影,細節到味,整體遊戲殺敵動作流暢,而且遊戲還特別設置攝影模式,和相機一樣可以調整焦距景深等等,非常特殊的作法,字體的選擇與支線傳說講解的圖卡也做得非常優秀,《對馬戰鬼》用繪畫呈現傳說故事,這麼寫實的遊戲中的神來一筆,而且這居然是歐美團隊製作的日本遊戲,大概是國外團隊日本風顛峰之作吧!

  唯一最醜的地方~就是大多數玩家都詬病的人物建模非常少,遊戲團隊難道不知道一位好看的女性角色對於遊戲知名度也是可以大大提升的嗎?!遊戲女性的臉一致到我幾乎分不出來這位村民與結奈的差異,最有特色是政子夫人!遊戲其他男性比較有變化,但是表情也非常單一,這對於在看故事情節的人來說非常出戲,真的非常可惜!如果女性角色的樣貌多些變化,不至於每個都要很美,但有自己的特色會比較有記憶點,但是人物建模中,最大角應該是赫通汗,是由《博物館驚魂夜》飾演匈奴人的演員,算是彩蛋嗎?

史實的求證

  這一款非亞洲團隊所製作的遊戲,在史實方面有些誤差,根據遊戲總監說:「是刻意的」,我想製作遊戲時,他考量的是遊戲的畫面與耐玩性,因此捨去了許多貼和史實的地方,例如該時代武士刀的長短、主角與反派角色都是虛構的,入侵的時間點都有所調整,若我們在玩遊戲時,仁哥一板一眼的武士姿勢,可能比較不流暢,許多遊戲的史實也是經過調整的,我想遊戲團隊也沒有主打是貼近史實或重現歷史之類的話,大家應該都比較可以原諒吧!

玩後感想(有大雷)


  隨著境井仁主角的心境跟著暗殺蒙古擊斃蒙古人,那都是戰爭下的手段之一,唯獨「毒奶酒」是隱隱為恨,他引發了武士人民的不滿恐慌,甚至引來舅舅與將軍震怒,而在當下的我與境井仁有更好的選擇嗎?從一一與配角的交談,大家都不滿志村舅舅的作法,志村舅舅那時與境井仁爭吵中,舅舅說:「他們就是士卒!」難道就因為他們只是兵,就只能服從去送死嗎?這些將領都不用打頭陣,那些年輕武士白白送死,政子夫人還說:「別讓這些孩子白白死掉。」似乎境井仁當時想到的「毒奶酒」成為拯救武士送死的唯一解法,然而大家都不知道效應,赫通汗學了用毒,煉毒毒殺了整村的村民,有些日本人也學會了,如果可以重來我想境井仁完全不會想用毒,會換另一種方式。

  最後的結局(雙結局),境井仁殺與不殺志村舅舅?舅舅奉將軍命令取主角的命,如果沒有取到命,舅舅會有什麼下場?舅舅輸了時候是請主角讓他像武士般死去,也就是舅舅自己也有意願就這樣了結,如果舅舅活下來,對兩人都痛苦,那不如就讓他離開吧!讓他英勇的留名,也不用受到將軍的處罰,那是舅舅的折磨,他無法違抗將軍的命令,從整個劇情到最後他們的「父子之談」,選擇殺舅舅,境井仁最後會叫志村舅舅,「父親」,看得出志村舅舅很是高興。

  雙結局最後都可以繼續把沒有玩完的區域探索,而戰鬼外觀會有所差異,殺舅舅得到白色;不殺得到紅色,也可以在新居查看物品得知大家的事情。

補充:想知道更多遊戲中的劍術可以參考以下的連結

充滿敬意的優秀之作《對馬之鬼 Ghost of Tsushima》鑒賞【就知道玩遊戲109】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