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剪雲《恆春女兒紅》台灣女性奮鬥史

《恆春女兒紅》是屏東縣政府出版,既然是政府出版品,若是寫得不盡人意,大概會被納稅人唾棄吧!但政府出版品又非市場導向,在宣傳上可能不若出版社這麼熟練,這也是我第一次買到政府出版的書籍,還來自國境之南–屏東。

道地的台語

《恆春女兒紅》述說兩代女性的故事,裡頭女主角瑞穗發生的生活小事是母親常告訴我的她年少時的故事,不管在哪邊的鄉下,台灣早期的農業生活就像《恆春女兒紅》、《黑面慶仔》一樣的純樸,以前的校園生活也非現在的我們可以體驗的,《恆春女兒紅》是一本很地方鄉土的小說,用台語俗諺使讀者更貼近故事,在台語中文字的部分,剪雲老師中文選字和現在中文拼台語音不一樣,我一開始是有些不習慣,因為網路上大家比較偏向口語化,只是選相似音的中文字,所以我已經習慣可以馬上反應,所以閱讀時是不習慣的,可是仔細讀之後就會發現作者選字很地道。

她笑得尷尬,反正也賣到這裡來了,剩下的魚等於半賣半相送,眾人又是一陣稱讚,說她是天生的「生理囝」。

《恆春女兒紅》P33

在之前修母語書寫時,寫文章表達台語的方式是非常隨個人的,之前的春凰老師會希望我們用漢羅拼音,漢羅拼音需要特別學習,年輕人非本系根本不會用,大多在表達這個台語詞彙時,是用「生意仔」,不過口語表達應該是「生理囝」的發音,可以試著問問長輩。

外婆與母親的故事縮影

將《恆春女兒紅》故事看完後,就像是外婆與母親的故事縮影,外婆從都市嫁到鄉村,到老都沒有回台北過了,看著電視新聞上報導的台北,已經不在是小時候的樣子,嫁來台中學會了裁縫農作,晚年轉職總鋪師,辛苦一輩子希望子女過得好,或許上一代台灣鄉村婦女的故事總是類似,相似的為家人付出自己的一生,過去的社會一直不覺得著女性應該擁有些什麼,只希望嫁個好人家,當事與願違時,終究是要靠自己打拼。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