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之戀〉穿越的愛

〈傾城之戀〉收錄在《星雲組曲》之中,是一則短篇小說,篇名與張愛玲〈傾城之戀〉同名,卻不單指是人類的男女情感,而是科幻大於情愛,兩篇故事各有所長,張系國的《星雲組曲》有十篇故事,各有各的精彩處,其中不乏科技發展的反思,此書出版於1980年,當時張系國清楚描寫出機器人科技的未來性,以及中西文學共同擔心的機器人取代人類、操控人類之問題,也以此書奠定他的科幻小說大觀。

 〈傾城之戀〉書寫了人類已開發出可以穿越時空的機器,一位歷史學家喜歡上某段時期的歷史,常利用機器回到過去的時空,然而我覺得時空旅行、時空並行:穿越時空變成是許多人可以申請的行為,那麼會天下大亂,高知識分子可能藉由史學家改寫歷史,各國也可能去竄改適合自己國家發展的歷史,會造成時空混亂。
〈傾城之戀〉通篇閱讀下來最有印象的幾段文字

熊熊烈火由一座屋脊跳上另一座屋脊,染紅了京城半邊天。[1]

這樣的描述馬上可以在腦海中浮現那樣的場景。

那名地球來的觸靈娘隨即唱了一首情歌。[2]

活了三千年的歌手,想當然不僅是歌藝深厚,人生歷練也足以讓她歌唱出許多感情。

她緩緩脫下碎玉串成的長袍,他明白著這意味著甚麼。他不能再回去,她為了他也不回去了。

 梅心為了愛人不顧一切,讓我想到《神鵰俠侶》郭靖與黃蓉守護襄陽城,我大學時期自認我無法做到所以我欣賞她,然而現在的我似乎可以理解這樣的義無反顧,是真愛,梅心,她明知道與王辛回去只有毀滅,但是她仍然陪伴著他。

他們共同面對燃燒中的索倫城,京城內的房屋均在燃燒,烈燄騰空,金黃色的火海彷彿將直燃燒到永恆。[3]

我不懂為何要選在一個似乎無相關的一個世紀,留下來只有毀滅的京城而已,細想兩人分屬不同時間,無法長期存於同一個時空下,且梅心已經全盤知道王辛時空的發展,很有可能改變歷史,時間是流動的,每個人所屬的時空不同,不能長期待於某個時空,因為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牽引著他人;梅心知道王辛為何選擇留在安留紀,從他第一次回到安留紀,改觀了對於安留紀的想法,欣賞呼回人,一次次時間旅行下,對於索倫城有所眷戀,甚至著魔,既然彼此時空無法在一起,那就陪心愛的人留在他喜歡的時空吧!
 
大學課堂上,藍建春老師最後問:
〈傾城之戀〉鼓吹的是什麼樣的觀念?為什麼?又且,你如何看待這樣的觀念?
 
我當時的回答:

   把握當下的時間。

  因為藉由時間旅行來探究過去,只是讓以前的事情越顯清楚,而全史的例子是警惕人類得知未來發展後,如果真實地按照自己去探究的未來,那可能就會趨向毀滅,因為已得知未來好,那對現在感到滿意,可能會安逸怠惰;而不好又可能造成,人類失去進步的動力。

  我很贊同這樣的論點,因為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如果得知未來的生活,可能讓自己更安心,卻也可能讓自己失去的進步的空間,安逸地過生活,而那樣的未來又會離我遠去,破壞了原本的發展


[1] P171
[2] P75
[3] P85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